•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倾辰珏第20章   出府

    第20章   出府

    作者:三旌    

      “先生所言极是,本王敬先生一杯”。他未尝不知此举牵涉之广,此局一布,他与太子皇后一族自此势不两立,且不说太子那方,振威将军险些失了独子,想必也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但此时不灭太子气焰,锦儿怕是要成为他囊中之物,为了锦儿,兵行险招又如何?

      郡王府。

       “老九和老二还真有两下子哈,本王倒小瞧了他们,可惜呀,宫里这场大戏,本王没看上,哎”“郡王爷,您还真别说,这二皇子也就算了,手里多少有点兵权。这九皇子不声不响的就将皇后的亲侄子下了大狱,真不是一般人啊”。“老王,逆向着谁说话呢,你可别忘了,倾卿姑娘还在老九府上呢,你老叫本王等机会,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再等,老九孩子都该有了。”“郡王爷,您别急,九皇子现在风头正盛,咱得再等等”。“行吧,就听你的吧,飞承呢,让他帮我去看看凝儿还好吗,怎么说我跟凝儿也有过一段恩义,张元良落败了,我不能不管她”。

      “郡王爷,这”“凝儿怎么了,快说”“郡王爷,凝儿姑娘早已身怀六甲,腹中是张家唯一血脉,现在被皇后关在张府出不来,全府上下看得紧着呢,飞承也是好不容易才探着点雅凝姑娘的消息”。真是笑话,夏辰阕啊夏辰阕,这么多年你百花丛中过,整个大夏都知道你是风流王爷,着身边却连一个女人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中意的,一个怀了别人的孩子,一个成了别人的通房丫头,你倒是一个没捞着。“啪”,夏辰阕将手中茶杯摔向地面。“父亲都自身难保,还要孩子做什么,吩咐飞承,暗地里保护好凝儿,待生下孩子,带她回来。若她有有半分闪失,我让他张府灭门!”

      辰王府。

      “卿儿,你觉得这位呼然先生可不可信?”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夏辰莫一时难以入眠,听到那边床上动静,遂知倾卿也醒着,他想跟她聊聊。“王爷,倾卿也不知怎么回答,只是觉得那呼然先生一派书生气不像坏人。”“他本有状元之才,可他这次科考为何不竭尽全力,甘愿屈当探花?”“王爷,官场之事,倾卿不懂。之前在阮山,师傅带我打猎,我偏爱打那些跑在前头的猎物,师傅说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物极必反,越是优秀越是容易成为别人猎物,呼先生看得通透。夏辰莫之前从不在意朝廷官员选拔之事,经呼然提点,他方觉自己似是忽略了那些最重要东西,皇后一族,看似风头正盛,大厦将倾也未可知。

      “宏卓,这届科举状元跟榜眼是何人?”翌日清晨,夏辰莫忆起昨日谈话,或许,他应该多了解些。“王爷,此次科举,状元是文天禄,现户部任职,榜眼言魁,言太傅小儿子,言贵妃亲弟弟。眼下也没担任什么要职,只是在江南一带做个巡视小官,据说这是言太傅主动要求的,说是要历练一番,好为朝廷效力”。“那位文天禄,本王没记错的话,可是言太傅最得意弟子?据说此人时难得的文武全才,言太傅很是器重”。“这点属下未曾注意,言太傅门下弟子众多,连三皇子,四皇子的开蒙师傅都是言太傅,出了个状元,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话虽如此,户部可是账管朝廷钱银,江南又是鱼米之乡,朝廷粮仓,若真如呼然所说,这言太傅当真不容小觑。

      夏末秋初,天气少了些闷热,夏辰莫身子也好了许多。这些日子辰王府倒是难得的平静,听说宫中皇后行事收敛了许多,也许上次给足了她教训,不过或许是风雨前的宁静,夏辰莫不愿思虑太多,有呼然足矣。太子这段时间甚少找锦儿麻烦,他与锦儿似是又回到从前般。只是卿儿仿佛学会了避险,或许知道锦儿不喜见她,每每锦儿来府上时,卿儿总是百般借口,让其他下人伺候。他知道锦儿心思,也想与锦儿性鱼水之欢,只是似没有从前心情,总是力不从心。前几次他还能推脱身子不适,可近日身子明显好转,天气好时他甚至能翻身上马,到赢都城郊外溜几圈,这借口再不好用。

      “辰莫,还是不舒服吗?”又一次没能成其好事,他知自己拂了锦儿兴致,他也不知何缘故,关键时分总是分心,脑海中总浮现一女子虚影,他看不清是谁,白衣,素锦,桃花,腰间别一月牙状玉珏。“锦儿,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何,今日天气不错,我带你骑马”。难得辰莫的兴致,莫锦儿虽不喜外头的风沙和日头,却也不想坏了辰莫雅兴。“走吧,你有些年头没骑马了,这身子一好转,倒像个刚会骑马的小孩子”。“叫上卿儿一块吧,成天呆在府中,可憋坏她了”“辰莫”。锦儿还是对卿儿有芥蒂,夏辰莫理解,锦儿总觉得第一次倾卿惊着了他,才使得他日后没了兴致。即使他曾多次解释,现在看来,并无甚作用。

      夏辰莫坐骑名曰凌空,是出宫时皇上所赐,这马是北域战马与大夏本土上好马种数次杂交培育而成,耐力极强,极为忠诚,却不似北域马匹那样性子刚烈,夏辰莫刚见时便喜欢上了这马,卿儿也喜欢。今日这天气甚好,极适合出门散心,卿儿必定想出来,在府中闷了几个月,人都没有刚去时欢脱,她是极爱笑的,如今笑容都少了很多。这也怪他,卿儿就不是笼中鸟,他却非要她当金丝雀,尽管他可以保卿儿衣食无忧,他也不愿看到整日闷闷不乐的卿儿。

      “辰莫,在想什么?”夏辰莫现在整天跟丢了魂似的,本来今日出来游玩他心里就不喜,自小长在这赢都城,各种景致都看了个遍,她不知还有什么看头,除了玉壶的花灯,她对别的提不起任何兴致,为了辰莫她还是答应出来,但辰莫依旧心不在焉,他之前从不会如此。“没什么,天气凉爽了不少,景致也极美,我一时贪景,走神了罢,你不要多心”。“辰莫,上次你那局下的精彩,一开始我答应二皇子请求让你做贵妃娘娘义子,此事是我思虑不周,你莫怪我”“锦儿,我怎么不知你是为我好,事情都过去了。”“眼下皇后太子那边气焰不太盛,太子也无暇顾及我,咱们也到了成亲的年纪了”。

      锦儿说的没错,按他的计划,也应当娶锦儿进门,毕竟锦儿年岁也不小了,这些年在他身上也耽误了最好年华,他应当给锦儿一个交代。只是,他有些看不懂自己心意了,本来煞费苦心设这样大的一场局不就是为了锦儿,如今他怎就不大情愿了?“好,回去挑个好日子,咱们,成亲”。

      “宏卓,王爷呢?”“王爷跟锦儿姑娘出去遛马去了”。夏辰莫自己倒过的快活,她来辰王府有些时日了,都没怎么出去过,在这样下去,她估计得别处病来。“宏卓,我今日偷偷出去一下,你莫跟王爷说,我一会就回来。”“哎,倾卿,你可别难为我了,这赢都城这么大,万一你不小心走丢了,王爷回来得怪罪我!”“哎呀,宏卓,你忘了,我会轻功啊,出去怎会找不到回来的路呢!”“这,倾卿,这,我不好跟王爷交代啊”“你不说,我不说,谁人会知道!”说完倾卿便一转身没了人影,宏卓也没想着去追,他知道,以倾卿的功夫,真要出去,这辰王府没一个人能拦住她。“倾卿姑娘出去了?”“呼然先生,倾卿这性子太野了,老早就像出去玩,好不容易王爷不在,这不终于给她逮住机会了”“倾卿姑娘这命格,区区王府是关不住她的”“呼然先生意思是?”“没什么意思”。哼,凤翔九天的命格,小小王府,怎么容得下。

      数月没出来了,这赢都城变化还真大,秋日时令瓜果新上市,街道上尽是瓜果香气。糟糕,这次出来没带些钱银,日日在辰王府养尊处优,她倒忘了这银子的用处,这下真的只能四处逛逛了。“倾卿”,正闲逛着,忽听后边有人喊她,回头一看,原是三皇子,三皇子这人是十分有趣,正愁没人陪她玩,三皇子来的正好。“郡王爷,好巧”“可不是吗,本王在府上待烦了,正想出来走走,没想到就碰上了你,夏辰莫今儿怎么舍得放你出来”。“郡王爷,今天王爷不在府上,我才得了机会出来,一会就得回去”“哎,既然好不容易出来就好好玩玩,这样吧,今天倾卿想去哪儿玩,本王陪你”。

      正愁没人玩就遇见了三皇子,他身为皇子,身上却没有一丝架子,言谈举止间也比夏辰莫有意思多了,跟他聊天,倾卿格外自在。“郡王爷,我平日也没怎么出去过,对赢都城也不太熟悉,不知道哪里好玩”“既然如此,本王就带你放纸鸢去吧,今天气甚好,也有些风,日日闷在城里边也挺烦闷的,咱们出城玩去”。放纸鸢?说的倾卿十分心动,幼时师傅经常带她放纸鸢,可随着她年岁越长,师傅也不太给她做纸鸢了,她也就没机会再玩。“可是郡王爷,这时节哪来的纸鸢?”“哎,别担心,老王,派人把我府中纸鸢挑最好的拿出些来。”“是,郡王爷”。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