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老师的眼泪第53章   贴钱收费

    第53章   贴钱收费

    作者:文峰鲁文华    

      这场风波让全校老师变得空前团结。此后的日子里,华光中学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事件,只是这教学质量终究还是难抓。因为华光中学的学生虽然可以参加广州市中考,却只能报考广州市的中专和私立高中,想进公立高中得交纳三至五万元赞助费。别看家长们每学期交一千三百八的学费挺爽快,可是三到五万的赞助费,毕竟还是少有人能轻松地拿出来。

      所以,教学质量的兴奋劲仅维持两个多星期,便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散了。不过老师们还是在抓,只是重点抓几个特别优秀的学生,这是他们的职业责任心所在,也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对于绝大多数其它学生,老师们就顺其自然了。

      于是华光中学再次回复到老师与学生水乳交融的状态,只是比以往稍稍逊色一点。

      随着工作的日趋稳定,我渐渐产生了一种倦怠情绪,几乎不想再折腾着找其它工作了,只想安安稳稳地在这里做下去。当然,每年五千的建校款我还是要寄,即便多少年我也要寄,这是我最后的,也是唯一的精神支柱,我绝不能让它倒塌!

      因此,我现在比任何人都热爱华光中学,比任何人都希望它永存。这天送走学生后,我随几位老师一起走上教学楼,忽听某位老师说:“没有当过班主任的老师不是真正的老师!”

      我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因为我至今还未当过班主任!

      早在水杉中学和张桥中学时,我最宏大的梦想之一便是当班主任。可学校总是安排语文或数学老师当班主任,从不安排物理或化学老师。因此我一直以为,语文数学老师当班主任是世间普遍真理,物理老师想当班主任就只能指望天上掉馅饼了。此刻听说不当班主任的老师不是真正的老师,我几乎吓傻了。

      我赶紧直奔校长室,就门就说:“程校长、顾主任,我要申请当班主任!”

      “当班主任?”校长主任一起抬头,眨巴着眼睛望着我。

      “对,我就要当班主任!”

      “为什么现在要当?”

      “我听说没当过班主任的老师不是真正的老师!”

      “噢,你是说这!”校长主任同时点头。

      “怎么办?能不能给我安排个班主任?”我的语气十分焦急。

      “我们很欣赏你这种工作态度,只是眼下正值一个学期的中途,我们不可能随便把别的班主任换下来。你要真想当班主任,那就好好准备准备,等下学期一开学就让你上任。”

      我听说要等到下学期,顿时沮丧得像泄了气的皮球。

      可是没过几天,却喜从天降:初三(2)班班主任因为回老家突然辞职,班主任职位一下子空了出来。得知这一消息,我马上去找校长主任,果然一举凑功。当天下午,我就到初二(2)班走马上任了。

      下午的阳光格外灿烂,我的心情万分激动。

      初二(2)班的学生早就等在那里了,我一到门口,里面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我激动地走上讲台,尽情地享受下面的掌声与同学们热烈的眼神。等掌声停歇,我马上给大家吟诵起一段诗句:“老师,你是辛勤的园丁,你用自己的汗水,精心哺育着祖国的花朵;老师,你是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吟着吟着,泪水渐渐弥漫了我的双眼。是啊,多少年了,我终于实现了当班主任的宏大梦想,我一定要努力做好它,让我们的班级在华光中学大放异彩!

      我对班上学生倾注了几乎全部的感情,班级工作自然开展得有声有色。这天下午送走学生后,校长主任召集老师们开会,说总部决定近期组织学生进行一次秋游。我一听秋游,自然喜不自禁。因为我到广州这么多年,还一直没有真正出去玩过;而且在我心中,学生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我真诚地认为学生也应该出去玩一下。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要秋游就得收费。按总部规定,这次秋游地点定在南湖游乐园,每生收费六十。”

      我一听收费,心头顿时一凉;但转念一想:学生每期交一千三百八的学费都没怎么皱眉,区区六十元秋游费应该不算什么,只要学生玩得开心,这六十元就交得值!”当下喜颠颠地接受了任务,一心准备秋游了。

      第二天一早,我怀着满腔的激情向学生宣告了秋游消息。本以为他们一定十分高兴,却不料有几名学生当场叫嚷说:“南湖乐园我们早就玩过,门票也没有六十元,而是三十元。如果是团体,还要更便宜,学校收六十元明摆着在赚我们的钱!”

      我一听大惊失色:“门票真的只有三十?”

      “真的,当时票都是我买的!”

      “我去也是三十元!”

      “我也是三十元!”

      ……

      几名学生你一言我一语,我听着浑身热汗直流:天哪,这学校也太黑心了!原以为秋游是为了让学生拥抱大自然,却不料还是为了赚钱,而且赚得这么黑心!不成,我得马上去找校长主任,阻止他们做这事!

      于是我郑重向学生宣告:“如果游乐费真的是三十,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出六十!我这就去找校长主任,要他们按原价收费!”

      教室里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我“噔噔噔”地跑进校长室,开门进山地质问:“南湖乐园门票明明是三十,你们怎么收六十?”

      校长主任同时一怔,四只眼睛一齐盯着我:“你听谁说三十?”

      “很多学生去玩过,他们都说是三十,如果是团体,还要更便宜!”

      校长主任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几秒钟后程校长终于说道:“我打电话问问老板,看情况是否真的如此。”

      我一听大喜,赶紧凝神倾听。

      程校长很快拨通了电话。

      “喂,老板,这里有学生说南湖乐园的游乐费是三十,嫌我们收六十收多了,是不是真有这么回事?”

      我盯着程校长,紧张得心脏“咚咚”直跳。

      电话那头传来“噼里啪啦”的说话声,我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却清楚地看到程校长一张黑脸陡然间涨得通红,再过一会额头上居然汗浸浸的。

      终于,程校长放下了电话,苦笑着说道:“刚才我被老板痛骂了一顿。”

      我虽然早有预感,听到这话却大吃一惊:“什么?老板居然敢骂你?”

      是啊,在我心中,校长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即便眼前的程校长老土,却也依然是神一样的存在,却哪里能想到他居然会挨骂?

      我惊得目瞪口呆,程校长却叹了口气:“我们不要把自己当成教育书人的园丁,我们本质上都在给老板打工。所以,就算这次秋游的确是赚了学生的钱,我们也只能执行。再说,老板办学本来就为了赚钱!”

      我原本对老板怀有感恩之心,听完这话心都凉透了。

      “那么我们只收三十行不行?”我还不甘心,又问。

      “不可能,除非不想在这儿干了!”

      我一听大怒,真想大声说:“不干就不干,这样黑心赚钱的学校,有什么好干的?”但心里另有一股力量死死摁住了我,没让我把话说出来。

      “难道,校长您真的连这点权力都没有吗?”

      程校长难为情地说道:“我是校长,其实也是打工的,我只有执行权,没有决定权。”

      我终于泄了气。

      离开校长室后,我哪有脸面回教室?对学生说出去的话必须兑现,这是做老师的最基本要求,我不能食言而肥;但是不食言而肥,我又能怎么办?难道自己贴钱——呀,这个办法好!

      我马上开始计算,每名学生贴三十,班上六十名学生,我就要贴一千八——天哪,一千八,这可是个巨大的数目!上次暂住证事件我损失两千九百六,直到今天还未恢复元气,我怎么舍得再掏一千八?再说,我给他们贴了,张桥中学的孩子们怎么办?

      一想到那些可怜的孩子,我的心头便“咚”地一跳:是啊,一千八真不是小数目,对于建宿舍来说可能算不了什么,可宿舍建成后却可以为孩子们建好几套床铺——孩子们其实也非常需要床铺啊!

      那么,我到底要不要替这里的孩子贴呢?

      我不禁犹豫起来。

      但片刻后我便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要贴!话都说出口了,难道还想食言而肥?况且,张桥中学的孩子是孩子,这里的孩子难道就不是孩子?不错,这里的孩子经济条件是好很多,可他们的父母在外打工也不容易,能跟他们贴三十元,也是我作为老师对他们的一种关心和爱护,我相信张桥中学的孩子们会原谅我的!

      于是我迈开大步回到教室,站在讲台上大声宣布:“我们的秋游费每人收三十!”

      教室里再次掌声雷动。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马上放低声音说:“你们到时候只管交钱,不要跟别班的学生说我们只交三十。”

      “为什么?难道我们交三十,别班还是交六十?”

      “这……”我不禁语塞。

      我只好一横心说道:“校长说了,签于我班平时表现良好,秋游费给我们减免三十,其它班还是交六十。”

      全班同学都睁大惊奇的眼睛。

      我只好撒谎撒到底:“真的,校长就是这么说的,只是特别交待我们不要说出去,免得其它班有意见。”

      “哦!”大家都半信半疑地恍然大悟。

      到第二天一早,全班同学果然都上交三十元。我也不食前言,咬牙掏出一千八补上。当我把秋游费交到校长室时,两位领导惊呆了:“这么快!而且是100%!昨天你不还在讨价还价吗?怎么今天就……”

      我差点想说:“有一半是我自己掏的腰包!”但一转念我还是坚决地住了口。

      到中午时分,校长办公室门前的大黑板上,赫然呈现一张各班秋游交费进度排名表,上面很多班级交费还是零,可我所带二(2)班交费率达100%!

      全校老师都轰动了,大家议论纷纷,碰到我的人全都直竖大拇指。学生也轰动了,我一进教室,大家就齐声称赞:“老师,你真有办法呀,让我们少交了三十元不说,还被学校树为先进典型!”

      我赶紧用手势制止他们:“这事天知地知我知你们知,绝不能说出去啊!”

      “老师放心,我们绝不说出去!”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