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得以第16章   让棍子自己有一番作为

    第16章   让棍子自己有一番作为

    作者:米拉莫拉    

      经过一番交谈,胡小山得知马主人名叫李二。胡小山想,难怪刚才市集上有人喊“李二死了”的时候他尿了裤子,原来是气的。连忙劝说李二,以后抒发气愤之情时换种方式。李二沉默了一会儿,表情复杂。胡小山不禁自责,这话可能伤到他了。然后不经意瞥到了桌子底下,发现他的裤子又湿润了。恍然大悟,原来他又生气了。

      平静了一会儿,李二开始交代起自己的身世。从小父母双亡,居无定所。一开始给人干苦力,扛扛木头,搬搬石筐。后来经朋友介绍,去马市给人打下手。他这次出来就是给人送马来了。客人定了一匹马,没时间去取,他就给人送来。别看只是给人送送,这可是个辛苦活,来的时候可以骑马,回去的时候就得走着回。酒过三巡,两人走出酒馆,边走边聊,又同行了一段路。越聊越觉得投缘,想到要分开心里更不是滋味。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没多久他们就走到了蔡员外家门口。不得不道别了,胡小山拱手,双眼满含泪水。李二也是如此,说了声“后会有期”,两个大男人当街就哭上了。因为想到以后再也见不着了,这眼泪流的应该。如果以后再也见不着了,只有对方一个人见过自己哭,不会丢人。道别之礼完毕,俩人同时走进蔡家大门。

      胡小山说:我住这里。

      李二说:我就是往这里送马。

      一瞬间,尴尬爬满两脸。胡小山急忙转身,背对李二,用最快的速度擦掉眼泪,并把脸捏成微笑的形状。李二见他转了,自己就不用转了,就地擦、捏起来。然后胡小山非常热情地招呼李二进去喝茶,并强烈要求多住两天。

      胡小山说:正好,你可以教教我骑马。

      李二说:兄弟过谦了,刚才我在市集看见你骑马了,你骑得比我好。

      胡小山说:你看见的一定是它停下来时我上去的那次吧?

      李二说:什么意思?

      胡小山说:在那之前我已经上去过好多次了。

      李二说:那你的技术更高超了。

      胡小山说:可是累啊!人之所以骑马,就是为了避免人劳累。你们是骑着马跑,我是陪着马跑。不是长久之计啊!

      李二说:有道理,你现在需要解决的是如何留在马上。

      胡小山说:所以需要你指导。

      李二说:说实话,我也不太擅长这方面。

      胡小山说:不会吧?

      李二说:不然我也不会跟马一前一后到了。

      胡小山说:嗯,有道理。

      李二说:不过理论方面我是没问题的。

      胡小山说:有理论就够。

      蔡小娥出来,看见这两个人。一个牵着马,一个扛着棍。看他们这副阵容,不知为何,总觉得他们是要西去。再看,感觉拿棍那个情绪浮躁,毛手毛脚,牵马那个头上的头发特别多余。这时拿棍的家伙上前,蔡小娥一惊,下意识往后跳,似乎是怕他用棍子打她,并且向牵马的人投去求助的目光。

      蔡小娥说:你买的工具呢?

      胡小山得意地把木棍一挥,说:看!

      蔡小娥顺着棍子指的方向看去,说:切!

      胡小山说:不是让你看棍子指的方向,是让你看这根棍子。

      蔡小娥说:看见了,切!

      胡小山说:还切?

      蔡小娥说:你看看它指的方向是什么。

      胡小山一看,那里有两根棍子。

      胡小山说:这里怎么有两根棍子。

      蔡小娥说:两根棍子而已,怎么不能有。

      胡小山说:之前怎么没看见?

      蔡小娥说:之前在后院,没用了,今天拿出来要扔。

      胡小山觉得很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最主要有李二在场,知道棍子的来龙去脉。他用生命换来的这根棍子,原来一文不值。而且看蔡小娥那两根棍子,似乎比他这根要好。然而此时李二在旁一脸微笑观瞧,看热闹似的。

      胡小山说:你不尴尬吗?

      李二说:不尴尬。

      胡小山说:这棍子是你给我的。

      李二说:是。

      胡小山说:再想想,尴尬不。

      李二说:想了,还是尴尬不起来。

      胡小山说:算了,这回算我请客,我一个人包了。

      为了证明这根棍子的价值,胡小山当即拿起棍子耍了一套,耍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院里有两口破了的水缸,小山看准时机,以一个非常漂亮的“回马枪”将其中一个击碎。李二看得赞不绝口,直夸胡小山武艺精湛。胡小山一听不对,这只是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证明不了棍子的价值。只要棍子在他手里,哪怕做出再惊天动地的成绩也属于他自己。于是他打算放手,让棍子自己有一番作为。

      李二说:兄弟耍得好,来,上马耍一套。

      胡小山说:上马就只上马,其他顾不上。必要时候还得随时下马。

      李二点点头,内心称赞眼前这位俊秀少年。如此优秀,在被人盛赞时仍不得意忘形,能够有自知之明。胡小山看出了他的心思,不理他。他对他优点的肯定,是建立在对他缺点肯定的基础上。转念一想,自己不会骑马这一缺点也并非全是坏事。若是比气势,他骑马出去,能够频繁地给人下马威。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棍子从手中飞出,直奔另一口破缸。心想,下一刻就是证明它价值的时刻。

      下一刻,棍子折了。破缸丝毫未受损,刚开始连动也没动,僵持了一会儿,可能出于同情棍子,破缸开始摇晃。摇晃的幅度很小,速度很慢,很明显是只为了给面子,用俗话说就是“太假了”。可是却很持久,就那两下子晃了半天都没晃完,晃到后面晃出了挑衅的意味。再看胡小山的棍子,折了之后往地上一躺再也没动,连挣扎都没挣扎。受伤虽重,却来不及痛,一瞬间死得很彻底。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