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日出日落之漠国花妃第9章   势必烧掉他们的汗毛

    第9章   势必烧掉他们的汗毛

    作者:阴阳勃勃神    

      巍峨的漠国皇宫大殿中。

      汗拔首先退走,他巴不得早点走,心里只有花妃,什么映军之类,不到眼前,只当没有。

      皇上!马上响午,今天在哪里用膳?安福跟在他一边问话。

      哦!当然去花妃那里用膳了!汗拔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是!皇上!奴才马上安排下去。

      安福忙喊太监海天,海太监!

      海天一直跟在安福的身后,像只更加乖巧的狗,就差摇摇尾巴了。

      他瞅皇上的眼神里,充满了馅媚,假如汗拔喜欢的话,他情愿称呼汗拔为爷爷之类。

      不过,汗拔从来不正眼瞧他,一个皇上,高高在上,每天接触许多高官,一个太监,简直摆不上台面。

      他熟悉安福,已经足够,实在无心熟悉更多的宫内下人。

      于是,安福在皇上的羽翼下,可以一只手遮住天。

      海天作为宫内的大太监,只有窝在安福的麾下,才能享受到权力的味道。

      因此,他不可能越过安福,直接和皇上搭上线,成全他更大的权力梦想。

      现在,安福就是他的爷,他的天,他的饭碗,一刻也不敢得罪。

      在!小人在!他尽量卑微地称呼自己。

      哈!汗拔听他这样叫,忍不住笑一下。

      于是,他注意到海天这个人,你叫什么?

      哦!他叫海天,来宫里不过几年,跟着我,一直侍奉皇上,安福忙作答,他心里一百个不情愿,皇上万不能看上海天。

      哦!大海的海字!有意思,你家里靠海吗?汗拔好奇,索性多问几句。

      回皇上!奴才的家,并不靠海,却是靠山,海天忙下跪。

      罢罢!安福!汗拔喊安福,让他站着说,不用下跪磕头!

      是是!安福心中大喜,皇上直接冲自己说话,明显给自己面子,说明皇上的心中,只有安福。

      于是,他忙低声喊海天,快谢皇上龙恩,不让你下跪磕头了。

      谢皇上!海天忙表示感谢,却在站起来之前,顺势磕个头。

      汗拔看在眼里,又被逗笑,不让你磕头,你却要磕头!有意思!

      你不听皇上的话?安福做出一副怒容,他的心里,开始讨厌海天。

      这个小子,碰见皇上,便要独自献宠,他想翻身当家呀?安福在心里恨恨嘀咕。

      于是,他借着皇上的话,很想揍海天两下,让他清醒,不要越过自己,寻找权力的感觉。

      不过,汗拔马上又说,算了!海天不是不听话,却是听话过头了。

      汗拔没有生气,他反倒是满心欢喜,又看到一个忠心的奴才。

      不过,他不想马上表露出自己的情绪,花妃重要,一切人事,皆是过眼烟云。

      再说,他已经慵懒的思维,很难在人事上大动脑筋,有了安福依靠,他自信可以得到一种贴身的安全感。

      安福需要一点面子,他不能在下人面前,放出一个信号,皇上似乎不喜欢安福了。

      他想到许多,安福的手下会不会造反?不听从安福的命令!

      不过,他没有时间,去想这种事,相信安福,会处理好事情。

      他的心里,只有花妃一人,为了爱情,他不想要皇位。

      这边,安福忙笑笑,喊海天,快去通知御膳房,皇上在花宫里用餐,所有的饭食,统统送往花宫。

      是是!海天忙应着,恭身退后。

      安福瞅着他的身影,心里哼一声,臭小子!想抢我的风头?晚上的时候,便要调教你几句。

      他已经想好,今天晚上,摆上几个菜,邀请海天喝酒,试试他的想法,是不是想甩开自己?单干!

      皇上请!安福转脸笑笑,马上弯腰,请汗拔行走。

      嗯嗯!汗拔笑笑,伸过一只手。

      安福忙弯曲胳膊递上去,汗拔的手,正好搭在他的胳膊上。

      安福心中一喜,皇上如此亲近自己,依然念叨自己呢!适才被海天冲淡的兴奋劲头,重新盈满他的身心。

      皇上!你看看,今天的天气不错,正是赏景的时刻,安福笑着,向皇上进言。

      是呀!今天的天色好,一派繁荣气象,就像我大漠国一样,充满朝气活力,汗拔转头看看风景,似有感触。

      是是!漠国就是太阳,永远挂在天空中,安福不失时机,忙美言几句。

      他极力想捞回一点人气,都是海天惹的祸,让他没有受宠的感觉。

      可是,太阳也有落山的时候呀!汗拔这么感触一句。

      啊!安福在心里惊呼一下,完了!又马屁到脚上了!

      他忙转动脑筋,挽救刚才的话,皇上!相书上讲了,太阳不是落山了,而是睡觉了,和人一样,它需要睡觉,醒来了,便光芒四射。

      哦!蛮有意思,这么说,我们漠国就像太阳,有光明,也有黑夜的时候?汗拔似有所思地说。

      是是!白天与黑夜轮回转,太阳永远不落,我们漠国永远长存,安福找到感觉,一口气说出来。

      好!说得好,漠国就是太阳,映军打过来,就是夜晚,只要夜晚过去,漠国还是漠国,汗拔禁不住抚掌喊叫。

      是是!小小的映军,怎敢和太阳为敌?漠国的火焰,势必烧掉他们的汗毛,安福笑笑说。

      汗拔被他逗笑,为什么烧掉他们的汗毛呢?

      回皇上!听走近洋人的人说,洋人的身上多毛,尤其腿上,很多汗毛,远比我漠国人的汗毛多,安福当做奇闻,小声告诉汗拔。

      哦?这种事情倒也奇了!汗拔有兴趣。

      长毛多的人,只怕是与兽同类吧?他说完,便笑。

      安福跟着嘿嘿笑,忙又馅媚两句,如此说来,映军不成人形,难以同我漠国人类作战,早晚会溜回他们的兽巢。

      哼!我以为他们很厉害!听你这样说,肯定不是八王的对手。

      汗拔的身上,马上有了强烈的自信。

      一群不开化的洋人,身上的兽毛尚未褪尽,竟然来侵犯至高无上的漠国人类。

      自不量力!他在心里嘀咕一句。

      皇上!请上轿!安福喊他。

      两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皇轿面前。

      皇上安好!轿长和侍卫长两人一起跪下请安。

      汗拔没有吱声,只是点点头,安福笑笑,扬声回应,皇上正好!

      安福说完话,冲他们挤挤眼睛,跟着又说一句,皇上去花宫用膳!

      轿长呆了眼睛,拿木跟着失望。

      两人却不敢放言半句,忙站起来,各司其职,侍奉皇上回花宫。

      起轿!轿长高呼。

      起!轿夫拉长音吆喝,雄壮的男中音,很有力量感觉。

      汗拔喜欢听这口,因此,他指示安福,告诉轿长,每次上轿,就这样叫一声。

      今天,因为映军的事,令他担心,情绪有点乱,少了欣赏的快乐,听轿夫们突然喊一声,他吓一跳。

      特么的!有点像战场上的喊杀声!他禁不住呐呐。

      停停!以后不准喊了!他发火了。

      是是!皇上安心,以后不能再喊起了!安福在轿外忙回应。

      他转身跑到大轿后面,喊轿长,皇上说了,以后不能再喊起字!

      轿长正在嘀咕中午饭呢!皇上不在皇宫里吃饭,他顺便沾点油水的计划落空,心里满是遗憾。

      安福喊他,吓他一下,什么事?

      安福斜斜眼睛瞅他,心里暗骂他不长耳朵不长心,皇上面前,竟然走神?长了几个脑袋?

      不过,他和轿长与拿木算是哥们,彼此照应点面子,他凑到轿长跟前,小声说,皇上不喜欢喊起字,以后不能再喊了。

      哦!好说!我马上通知轿夫们,轿长说完,转头喊轿夫们,以后不准喊起字了!

      是!一众轿夫们忙答应,他们早已经听到皇上的话,心里有数。

      大家启程,送皇上回花宫用膳。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