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武大之恋第2章   

    第2章   

    作者:小月采玲    

      九月初的江城,虽已立秋,但仍旧有些炎热。

      位于东湖之滨、珞珈山下的武汉大学,又迎来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学季。

      虽离正式开学还有两天时间,但很多新生还是迫不及待的提前几天甚至一个星期,从全国各地、四面八方来到这所他们向往已久的华中名校。

      在这个周末的下午,天空格外的湛蓝、通透,应该是户外拍照的好天气。

      武大正门的大理石牌坊,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各外古朴、庄重、肃穆。牌匾上从左到右“學大漢武立國”的中文繁体校名,字体苍劲、雄浑,让人肃然起敬。尽管这是一件没建多久的复制品,她的“真身”——那个建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老牌坊,作为文物,早已淹没在离她一个街区的街道口商圈劝业场附近的市井中,寂寂无名。

      从武大正门沿校园主干道——自强大道向前走约摸一公里的距离,有一个绿树环绕的下沉式广场——912大操场。这里是武大最大的体育场,再过几天这里将成为新生军训的魔鬼训练营。乘着这短暂的闲暇,很多同学在这里尽情享受着夏日阳光:三三两两的或看书、或嬉戏、或谈情说爱……

      在大操场一隅,一个十八、九岁的森系女孩像落单的孤燕一样,正独自一人戴着耳机坐在草坪上安静地听歌,她叫彩璘。彩璘身着一件带有泡泡袖的露肩蓝色维希格纹雪纺连衣裙,显得淡雅、恬静;一头披肩秀发让人过目不忘;她的右手戴着一支极为普通的学生手表,而左腕却是一支价格极其昂贵的卡地亚最新款情侣黄金手镯。手镯在阳光的映射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这种低调的奢华似乎与她清纯的学生模样有点格格不入,反差之大令人咋舌。

      从彩璘的视角望过去,操场中央有几个男生在追逐着一支皮球。彩璘偶尔会朝那个方向瞅瞅,但她是无心的,因为她压根儿就不认识这几个踢球的男生,尽管上高中时她是校足球队拉拉队员。老实说她有点心不在焉,与其说她在看那几个男生踢球,倒不如说是为她那可爱的双眸找一个临时的歇脚点。此时,她脑筋所想的和耳朵听的以及眼睛所看到的场景并不在同一个次元。现实世界与她内心的二次元世界有着一条深深的鸿沟。

      武大对彩璘来说并不显得陌生,这里的樱花和宫殿式建筑以及优美的校园风光她早有所闻。来到这所著名的大学才三天,她就适应了这里的一切,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她与这所大学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

      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十八岁的她第一次去一个陌生城市,她那忐忑不安的心情爸爸都看在了眼里,爸爸有点不放心想陪她来学校,她拒绝了。

      正当彩璘胡思乱想的这会儿,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一颗皮球像长了眼睛一样朝她这个方向飞来——有点迅雷不及掩耳。她一下懵了,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躲过了这个不速之客。皮球从她的上方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她身后十几米远的塑胶跑道上,蹦弹了几下静静地躺在那里。

      彩璘侧过身犹豫了几粆准备起身捡球,一个男生飞一样的从她身边一闪而过……

      彩璘没有起身而是继续听她的音乐。

      “嗨!”……有人在跟她打招呼。她抬起头来,是那个捡球的男生。

      彩璘礼貌性的回应了一声:“hi!”

      “是新来的同学吗?”男生的声音带有磁性。

      彩璘带着耳机听不清他嘴里在咕哝什么,取下耳机发懵地瞄着他。

      男生面带微笑地重复了一遍。

      彩璘有点犹豫,不知如何回答才比较恰当,只是勉强地点点头。

      “江涛!……”球场上的小伙伴在催这个男生。

      男生把球踢回了场地,蹲下身来,痞里痞气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女孩。

      这张脸在哪见过,江涛一时想不起来。

      这是一张邻家女孩的脸:淡淡的妆容似有若无,光洁的额头在空气刘海的掩映下若隐若现;小巧挺直的鼻梁与两片微启的红唇比例恰到好处;清朗的眉毛下是一双大大的杏眼,眼角外挑,眼线勾勒的很精致,眼影微微泛红,一对眸子似一泓秋水:清澈、透明,并带有一丝淡淡的忧郁。

      江涛内心一阵莫名的悸动:我靠,你这让别的女孩咋活呀?!

      瞧够了没?面对眼前这个五官俊朗、头发凌乱的陌生男孩的放肆,彩璘并没有排斥,只是有点羞涩地对他微微一笑——谁让他长的那么帅呢!

      “同学,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江涛索性坐了下来,使出他惯用的“套路”。

      “哈哈!真的吗,你确定?”彩璘有点不太相信。她笑起来有点甜,但语调有点怪怪。

      “昨天上午我好像在光谷步行街看见你和一个女孩手牵手吃着冰激凌在逛街……”江涛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光鼓步行街?什么光鼓步行街?”彩璘有点听不懂。

      光谷步行街就是……你是刚来武汉吗?

      “嗯。”

      “昨天上午你——”“我在学校。”

      “sorry ,那我可能是看走眼了,”他还在继续装,“不过那个女孩真的长的很像你哈。”他顿了顿,“你是哪个院系的?”

      “我是——”等等,他打断了彩璘的话音,“让我猜猜,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

      江涛再一次将彩璘上下打量了一番,信心满满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艺术学院的。”武大的校花出自哪里这个他心里最清楚。

      “艺术学院?”

      “不对吗?”

      彩璘摇摇头。

      “那应该就是外语学院或者文学院了。”漂亮文静的女生很适合这类专业。

      “no。”

      那就有点不好猜了。江涛挠了挠头指了指操场斜对面那栋不太显眼的建筑,“难道跟我一样是新闻传播学院的?这是他求之不得的。

      “在哪个学院很重要吗?”她还是笑的那么甜,但总感觉哪个地方有点不对劲。

      “当然很重要,尤其对一个女生。”虽然有点沮丧,但他还是想打探清楚,“那就是社科学部了。”这个院系的课程有些枯燥乏味呀!

      彩璘的回答仍然是否定的。

      江涛开始泄气了,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美女十有八九是理、工学部的大一新生。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结果。

      在武大,学理工的女生本来就少,像这种极品的小姐姐更是凤毛麟角。

      看样子这是要掉进“狼窝”的节奏呀!江涛深知那帮自称自己是正牌“武大郎”的理工男都不是省油的灯——个个都是“武大狼”:对身边的“猎物”——学妹,下起手来向来“快、准、狠,”绝不拖泥带水。

      在武大的几大学部中,文科院系的男生大部分书生气太重,都是战五渣的战力,虽近水楼台能接触大把的美女,但大多空为伊人醉——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理工男的对手,常常被虐的不要不要的。只有江涛是个例外——他对女孩有一种天然的杀伤力。

      已经顾不了是哪个学院的了,抢先一步才是把妹的王道。江涛开始直奔主题“好吧,在哪个学院并不重要,是吧,”他停顿了一下,“重要的是我能加你一个微信吗?”

      “微信?”彩璘楞了一下,摊了摊手“很抱歉,我没有微信。”

      彩璘的回答让江涛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差下巴没被惊掉。

      “你没微信?”

      “嗯。”

      搞什么搞呀,有这样拒绝的吗?这也未免太low了吧。

      江涛想,一般女孩拒加微信要么扯没有wifi或流量,要么就说不合适,没有这样直接打脸的。

      他的自信心略微受到了一点打击,有点气打不一处来,“难道你是来自星星的你?”

      “???”

      “你总不会没手机吧?”江涛用揶揄的口气说。

      “你在说笑话吗?”彩璘有点不高兴了。

      “那你平时用什么社交软件?”江涛有些不依不饶。

      “这个非得告诉你吗?”

      “当然,你可以选择no,但没有这个必要。”他望着她的眼睛说:“多交一个学长——尤其像我这么帅的学长,将来会对你有很大帮助的,懂吗,学妹。”

      “这么说来,你以后会帮我?”

      “肯定会的,只要我能帮得到”

      “好吧,说话算数。”彩璘拿出了手机划了划,“我刚来这里,用的是kakao、ins,偶尔也会用用line。这些你也用吗?”

      都是些什么东东呀?江涛楞了一下,但瞬间反应了过来,原来是外国留学妹呀,怎么不早说呢,难怪语调里夹杂着一股怪怪的味道。

      他现在想起来了,这个女孩长得有点像日本偶像团体“AKB48”的某位团员,但仔细一看又也有点像韩国女团“少女时代”的金泰妍。

      “这么说你是留学生?”

      “不,我是交换生。”

      “交换生?”江涛拱了拱手,“抱歉,抱歉。那么你是——”他有点吃不准,“日本人还是韩国人?”

      “我来自首尔,我是韩国人。”

      彩璘说出“韩国”两个字时带有一种由衷的自豪感。

      “嚯,是韩国小姐姐呀,欢迎!欢迎!“江涛调侃地笑道。“那么——你明天上午有空吗?”

      “明天?”是不是来得太快了点,“明天是星期天吗?”

      “嗯。”

      “很抱歉,星期天我一般没时间。”

      “是有课?

      “不是。”

      “好吧,我懂了。”江涛知道她在推托不好意思再继续纠缠。他站起身来指了指场上踢球的同学,“他们在喊我了,我得跟你说拜拜了。”

      彩璘很有礼貌地站起身来说:“很高兴见到你,学长。”

      江涛道了一声“再见”,彩璘也回应了一声。

      “放心好了,我们还会见面的,哪怕你在天涯海角我都会逮住你。”

      江涛说完,头也不回向场地中央跑去,没跑几远又突然转过来大声地问:“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彩璘。”

      “大声点!听不清。”

      “李——彩——璘——!”

      江涛做了个挥手告别的动作,转过身去向场地中央跑去……

      望着江涛离去的背影,彩璘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左腕的手镯,她蓦然想起远在韩国的他,开始黯然神伤起来……

      她想他了。他现在还好吗?在她最想他的时候,那个人却不在自己身边。

      彩璘的眼睛有点湿润了,她想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但办不到,泪水已不由自主地潸然而下……

    作者大大的话:

    彩璘,因为你的出现才有了这段故事的开始,像中枪一样的感觉!要怎样才能忘记你?

    ×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

    赠送礼物

    ×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长江币;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

    ×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长江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湖北省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app